[兩性感情]愛,與我們如此靠近

[one_half]文/月亮貓
圖/網路

疼痛,像一場又急又大的雨,霹靂啪啦地下個不停,傾瀉一地。一股突如其來的痛意,清脆地啵地一聲,把我從睡夢中拔起。我的左腳腳踝,疼痛不已。

凌晨一點,耳邊傳來小貓喵喵的叫聲擾人清夢,為了是幾口貓糧,也為的是要和主人遊戲。我帶著痛意,扶著櫃子起身兩次,又倒入棉被之中,深深地睡著了。直到五點多,再度被一陣急速的疼痛侵襲而清醒過來。

早晨的小房間裡,只剩下我和小貓,老公正辛勤地值夜班中。[/one_half]

[one_half_last]201502配圖[/one_half_last]

顧及人身安全,直等到天色亮了起來,才一個人去醫院掛急診。我手中握著檢傷第四級單子,在人滿為患的急診室,找到一張椅子,讓自己再稍微休息一下。陸陸續續有消防員將腰椎受傷的病患推入急診室,不時還傳來因為疼痛所發出的慘叫聲、檢傷處也有不少病患等候安排。睡眠不足外加不時疼痛的我,卻怎麼也難以入眠。在急診室,真難好好休息。

 

一個小時後,上夜班已逾十二個小時,整夜沒睡的老公,一臉疲憊地帶著愛心早餐出現在醫院,他選擇到醫院照顧妻子。陪伴我一起等待,時間又過了一個小時。

 

「內科,92號。」終於輪到我了。慢郎中的丈夫,加上精神不濟,動作更顯慢吞吞地。而我因為疼痛,不耐煩地催促丈夫前去詢問是否可以進診察室。老公不帶反抗的情緒,不吭聲也不回嘴,上前去瞭解狀況。

 

老公看著我沒辦法走路,讓我坐上輪椅,很細心地帶我去看診處。經過X光片檢查,骨頭沒有問題。最後診療結果,推測是肌腱發炎。於是我挨了一針。

 

「(打針)也太痛了吧,比我的腳痛還痛。」丈夫看著妻子皺了眉頭這樣說。他笑著:「醫生就是要這樣(打針),看(病人)妳還敢不敢到醫院。」丈夫生動的神情,開了個玩笑。霎時,兩個人都笑了出來。

 

傍晚,丈夫又外出工作,我留下訊息:「謝謝老公很辛苦陪我看病,還忍受我語氣不好。對不起喔,謝謝老公愛我。」內斂的丈夫,簡單回覆了「讚」的圖案。

 

愛,有時候不是說出了什麼,而是因為愛的關係,可以忍耐而不說什麼。丈夫忍耐妻子的催促,忍住自己理直氣壯的回應。

 

愛也是讓自己有所犧牲,將對方的需要放在前面。丈夫承擔了疲累,為妻子推輪椅,在人來來往的急診室,不嫌麻煩地來來去去。

 

愛,不一定需要用華麗的詞藻,而可以是一份早點,以及一段等待的光陰,在安靜中,感受陪伴的溫度。

 

每一天的生活,或許是清清如水,平淡無奇。但也因為這樣子,有時候我們會忘記去愛,忘記在愛中呼吸,忘記用愛回應對方。直等到發生插曲了,才意識到,原來愛與我們如此靠近。

 

天氣很冷,但心很暖,單單就是因為「愛」的緣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