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兩性感情] 1時29分的想念與遺忘

文/ 月亮貓 圖/Pinterest

電車行經鐵軌,喀喀――喀喀――的聲音,不停歇地作響。
阿布還依稀聽到熟悉的播報聲,台北、萬華、板橋、樹林、山佳……,一站又一站的細數。
他思索著一些往事,想著想著,眼皮重了,沉沉地進入夢鄉。

昏黃的小燈,點綴著我的小天地,每天都有客人,來我到這兒小酌、談心。我就是這樣認識阿布的。
麻吉阿布來到我的串燒店,和我喝著清涼的啤酒。
空氣中,有羊肉串灑上孜然粉的香氣,但阿布總說,一靠近食物,羊騷味就重得不得了。
阿布不喜歡羊肉,倒是喜歡羊,他說以前特別愛和可兒去看羊群。

可兒,是阿布的初戀情人。

兩人從學生時代交往,相隔台北和新竹兩地戀愛,過了好些年。
他們也曾經渴望畢業之後結婚,但困難重重。

可兒的原生家庭,父母吵吵鬧鬧是家常便飯,連帶塑造出她不穩定的性情。
加上重男輕女的價值觀,可兒和母親陷入相敬如「冰」的關係,說有多生疏,就有多生疏。
在可兒的心中,母親是個充滿距離感的角色,她不知道如何與阿布的母親相處。
身為獨子的阿布,還沒結婚,已見識到兩個女人相處的艱難,備感夾心餅乾的壓力,更不用說談到結婚了。
最後,曲終人散。

分道揚鑣兩年多來,阿布耳邊有不少可兒的消息。
聽說,她戀愛了。聽說,她換工作了。聽說,她結婚了。聽說,她搬家了……。
阿布喃喃自語說:「或許,可兒已經不一樣了,也說不定!」

「新竹站到了,請準備下車。」1時29分,阿布從台北回到新竹了。
這趟台北行,彷彿是對這段戀情做個徹底且完整的結束告白。
他走訪兩人過往的秘密基地,一面想念,感受一下曾經的美好,同時也一面遺忘,深深地埋葬了。
他苦笑說:「想不到一起走過的路,早也行同陌路了,呵!」我拍拍他的肩膀,試圖表達我的安慰。

可兒的情緒表現與對人的態度上,的確受到原生家庭的影響。
然而孩子總要學習長大,不再去模仿大人的錯誤行為,而要為自己承擔起管理情緒的責任,並且懂得用愛灌溉彼此的關係。
當一段關係裡充滿著愛,就有更多的動力彼此接納與調整,幸福自然不言而喻。

我舉起酒杯說:「嘿,兄弟,敬你!祝福阿布,祝福可兒,分手快樂。
祝福你們都讓自己成為更好的人,找到合適的伴侶,真實地在婚姻關係中『永浴愛河』。」

人生有時候像搭火車一樣,窗外一幕又一幕的景致,總是截然不同的風景。
我不知道阿布這回看到什麼樣的風景,但聽他說著說著,阿布的眼睛不再迷濛,反而清醒了許多。
他那憨厚的笑容又浮現了,我很確定,他真的不一樣了。

2014-09